菜菜不菜

世事浮沉,人亦浮沉。
华山雪深,道生万物,生生不息;
青岩白鹿,避世桃源,医者仁心;
回廊画舫,执扇舞剑,名动四方;
钟声杳杳,莲台独坐,普渡众生;
旌旗猎猎,策马西风,护以家国;
西湖晴雪,君子如风,以剑为心;
深丛幽幽,毒虫攀身,蛊惑人心;
竹林飒飒,机甲妙心,箭弩穿心;
芦苇微荡,侠之大者,亢龙无悔;
圣火昭昭,日月为明,唯光明故;
雁门覆冰,玄甲陌刀,护以唐境;
千湖万岛,徵音铮铮,青羽拨心;
朔风寒凉,千锤百炼,铸以刃心;
世外蓬莱,仙人执伞,驭雕而至。
今有敌侵,狼烟四起,侠者执刃,为国而战。

新生语C群,期待您的光临。(什么

【福利】1w粉成就达成  ☆转发☆评论☆包邮送全套兔兔✪ω✪

子衿风祈:

大家好,我是子衿风祈,是一条梦想是写手的沙雕图作者咸鱼,来到lof已经整整一年了,在这一年里混迹了不少圈也交到了很多同好,吃到了很多粮也拜识了不少厉害的太太,浪里浪去浪到了1w的关注,实在是受宠若惊,本着感恩回馈【店铺开业祝贺词( ー̀дー́ )??】的心态,特来抽取一位小可爱送兔兔本一套,希望被抽中的小幸运可以喜欢(*/∇\*)






福利奖品:包邮送铁虫兔兔本【He and his sex Angel+涵盖五篇副文】x1+全套周边【明信片+亚克力挂坠x2+卡贴+书签+小布袋】+挂画【16寸】+定制手机壳




参与方式:转发及评论此条福利消息




开奖时间:明日晚上九点半




寄出时间:六月底【与兔本二刷同时寄出】




特别说明:如抽中者已买过本,即全额退款,并补寄其余周边【挂画+手机壳】




友情提示:兔兔本为粉丝福利,请尽量在了解故事情节或者吃这对粮的前提下来参与活动,把中奖率还给真正喜欢兔兔的小幸运(*/∇\*)











想写东信来着,结果站位迷了

      东皇太一其人,极其看重权势,于其妻子冷漠的很,以至于等他的龙后死了才知道有个孩子的存在。
      龙后本受够了东皇太一的冷漠,早年就搬离了东海,死讯和韩信的事还都是山鬼告诉东皇太一的。于此东皇太一并未有何反应。遂山鬼恶狠狠地威胁了他方才接了韩信回来。
      长得挺标致的。这是东皇太一初见韩信的印象。
       烦人的家伙。这是第二印象。韩信总是跟在东皇后面,揪着东皇的尾巴一口一个父君地叫着。每每都叫东皇太一身旁的随侍吓出一身冷汗。
       在被烦的实在不行时,东皇便会冷声呵他。倒也管用。不过只是一时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招没用了。但也只是些孩子气的事情,东皇太一倒也不计较。
       不过,料想到今日的话,当初就该往死里计较。躺在床上,看着上方的韩信,东皇太一如是想着。
      “父君。”韩信坐在东皇太一身上,眼神左右飘忽,不敢瞧东皇太一,憋了许久方才吐了两个字。
     “重言倒是认得吾是你父君啊。”将韩信接回来这些年,别的不见好,东皇太一的脾气倒是好了许多,“那还不给吾下去!”
       言罢尾巴缠住人脖子将人甩了下去。方才坐起,韩信却又压了上来。这回倒是与东皇太一眼对眼了,眼神还很是委屈。
      “父君…”
      “重言是自己出去,还是吾送你出、去?”未等人说完,东皇抬手将人推开些距离,皱眉很是不悦。
      “儿臣心悦您。”听了东皇太一的话韩信顿了下,复又继续说道,眼睛死死盯着东皇太一。
     “说完了?”嗤笑一声,见韩信点了头,“那便该出去了。”一挥袖,曜龙不知从何处出来将韩信轰开。
     “儿臣不出去!”堪堪稳住身形,韩信吼道,“父君儿臣到底哪里不好,为什么父君要拒儿臣于千里之外!?”
      东皇太一本以为韩信会如往常一样自个儿灰不溜秋地逃出去,却未想到是如此情况,结果被吼得有些懵,过了会方才偏头逗弄曜龙以掩饰自己的失态。
     “因为吾是东海龙王,因为你是龙王后嗣韩重言。”最后实在受不了韩信的视线,东皇太一如是说道。
     “这样么…”韩信垂于两侧的手紧握成拳,“那么儿臣知道了,父君早些休息。”说罢便匆匆跑出了东皇太一的寝宫。
       一月后,四海传遍东海龙王之子勾结狐妖夺位被抓,东海龙王身受重伤。

怨念产物,人体盛真好玩


       哒,哒。小高跟敲击着地面,衬着寂静的房间,叫人头皮发麻。
       “阿拉,这次送过来的食材挺不错的嘛。”看着浑身赤裸躺在桌子上,手腕与脚腕被固定于四角,有些神志不清的人,眸光一亮,踱步过去打量着,手抚上人的清秀面庞,“真是个漂亮的孩子,可惜了客人正饿着呢,不然就能和你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了。”
       虽然这么说着,却没有半点觉得可惜的样子。拿了美工刀在手中把玩了阵,而后冰凉的刀壳点在人胸口:“先从这儿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着咔啦一声,推出了刀刃,没入人的胸膛,有殷红的液体流了出来。那人眼睛兀地睁大,而后惨叫着挣扎。
      “啧,别乱动啊。”皱眉看着胡乱扑腾的人,手上动作却未停止,一直拉到人的小腹,血汩汩流着,看着人惊恐的眼睛,俯身在人眼角吻了吻,“安啦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 自伤口处撕开人的胸膛,看着里面跳动的心脏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,“阿拉阿拉,真是漂亮啊。”抬眸看着人惊惧的眼睛,里面倒映的,是如同恶魔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 “呐,接下来,为我唱首动听的歌吧。”笑吟吟地拎过炉子上的茶壶,举起稍稍倾斜,整个屋子里都是人惨叫的声音,混着人脏器滋滋冒着热气的声音,很动听。口中轻哼着诡异的调子,仔细浇着热油。等最后一滴热油滴在了人的心脏上时,人已经只吊着一口气了。
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经得起折腾啊。”见过许多热油浇了不过半壶就断气的,看着这人的目光亦是有些不同,“不过,最后还是会死的。”耸耸肩,推来的一些生食放进人的身体,而后将伤口缝起来,在人的皮肤上涂满酱汁,推入特制的烤箱,定好了时间,靠在一旁拨通了客人的电话:
      “晚好啊,宇轩先生,你的人体盛马上就好了,过来吧。”

黄子韬专属墙墙宣

#黄子韬专属墙#
墙号:595250176
建墙日期:2017.10.17
墙宣:
诸安,这儿黄子韬专属墙
建墙日:10.17   16:35
谢绝重墙(目前未查到此名墙)
目前就一个机子,以后想起来了再找找其他机子
下单范围:凡是跟黄子韬沾边的墙都接【叉腰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单格式?没有,小可爱们记得加end就行,默认不匿。
不加不发,墙也不会提醒的。(假的,不过事不过三哦)
对了,不!转!发!

好了,没屁放了【乖巧】

《老哥家的小孩儿》系列段子(…吧)

真人真事,嫂子已授权。

前几天老哥带嫂子回家。嫂子说他有点怂。
我:怕什么,又不是没去过。
嫂子:但是这次是要去一下午,是要在那吃午饭跟晚饭的。我待会到那要不要去厨房帮忙?但是我不会做饭啊,每次都被我老公丢出来。
我:嫂子,你乖乖坐那就好。
不知过了多久…
嫂子:我打破了两个蛋,被老公从厨房丢出来了。
嗯,喜闻乐见。

丐明刀

第一次,不定时,文笔不好。在下25级就a了所以对于一些事不清楚。好心建议我接受,语气惹人讨厌的我会怼。

      “我君山最美的便是那漫山的桃花了,阁下可愿与我一起赏那桃花,品我君山猴儿酒?”长安街头,丐帮将手搭在一脸警惕的明教肩上,不以为意地笑弯了眸。
       思考良久,明教点点头。丐帮见状用打狗棒挑了一旁的酒葫芦往腰间一别,勾着明教脖子走了。明教皱了皱眉,并未推开。
      那天正值柳絮飞雪的季节。漫天飞絮,纷纷扬扬的。
明教与丐帮回了君山,他们坐在湖中竹筏上饮酒,明教与丐帮聊大漠、映月湖,说他们那有棵树,名曰三生。若是有情人一同去了树下许愿,那么便会幸福长久。
       明教总抱怨中原的酒太烈,不如他们的马奶酒醇香。便与丐帮定下约定,待明年带丐帮去那三生树下畅饮。
       不过,等不到了吧。看着站在面前的明教,丐帮如此想着。四周杀意横肆,丐帮低头看着明教滴着血的弯刀,与他身后,帮里兄弟的尸体。
       “看来我是看错人了。”丐帮开口打破了沉默,明教抬头,见他却是一如既往地笑着,没有瞧见一丝怒意。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”明教开口欲说什么,却见丐帮将打狗棍横在身前。
       “不用说了,出手吧,不然我可对不起这帮兄弟。”依旧是笑着,明教紧了紧手中的弯刀,却未出手。
       “一定要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。”轻笑声,仰头将酒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,随手扔掉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丐帮出手了,直击明教要害。
       “你!”出手挡了,明教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。却不等他思考,丐帮变换了招式。击人面门。明教不得与丐帮迂回。
       本想着将丐帮挡开然后隐身跑了的,却不想丐帮撞向了他的刀刃,将头搁在他肩上,“我说啊,就不能专心点吗?总是这样,以后,怕是活不久的吧。”
      话音落,丐帮倒在了地上,手上抓住一支箭。明教想起来他曾问过丐帮,若是哪天他与丐帮不得已兵戎相见了会如何。
“这么美的人儿死了怪可惜的。”
       但你也不用死啊。明教跪坐在丐帮尸体边,看着人紧闭的双眼,发着愣。
       多年后的长安街头,一如以往的繁华,飞絮纷纷扬扬的,落在了一个明教弟子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爹,这人站在这地方好几天了哎。他找不到家了吗?”不远处,一个小孩拿手指着明教。
       “小孩子不要乱说话。”将孩子抱起,男人匆匆走过明教身旁。
       嗯,确实是找不到家了。低头看着手中的酒葫芦,明教轻笑出声:“喂,你看,你不在了我不是活了这么久了吗?”